启东市格莱特石化设备厂
启东市格莱特石化设备厂
最新现货供应:喷射器,静态混合器,脱硫喷射器,蒸汽喷射器
·  喷射器
·  混合器
·  汽水混合器
·  精密过滤器
·  气体过滤器
·  管道过滤器
·  管道用小型设备
地址江苏启东城东工业园南二路16号
电话 0513-83660619
手机 13962732112
联系人 凌海东
电子邮箱great@nt-great.com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美中贸易战阴云笼罩,症结在哪里?
发布时间: 2018-6-8
  第三轮美中贸易谈判无果而终,双方各自发表的声明显示,中国仍然遵守先前承诺的扩大农产品和能源进口,但前提是美国不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
  川普总统在启动最新一轮美中贸易谈判之前再次挥舞关税大棒,目标直指中国进口的与“中国制造2025”相关的高科技产品,以及背后相关的举国体制以及国家补贴等产业政策。
  正如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最近指出,美中目前的贸易纠纷不仅关系到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商品,更关系到美国企业能否公平竞争。
  观察人士指出,美中贸易纠纷的症结在于中国产业政策对美国高科技领先地位的挑战,不解决公平贸易的结构问题,美中贸易不会实现平衡。但是中国的贸易行为涉及国家产业政策,举国体制是中国“弯道超车”的关键保证,北京会轻易改变吗?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北京经济学教授胡星斗;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教授陈朝晖。
  美国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教授陈朝晖说:“首先,我认为,美国总统川普在对华贸易战问题上的貌似反悔,其实是战略转移。此前,美国的重点是要通过中国政府更多购买美国产品来减少美中贸易逆差;而现在,美国则要通过公司的公平竞争来减少逆差,具体做法就是保护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合法权益,其中包括知识产权的保护。此外,川普的’反悔’在美国看来,不是太严重的出尔反尔。事实上,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西泽在中美联合声明发表之后,也发表了声明,强调只要两国贸易争端没有解决,针对中国的关税战随时会发生。如果大家留意这些动态的话,对川普的做法不会感到太意外。”
  陈朝晖:美国市场调节贸易,中国政府掌控遭反感
  陈朝晖说,对于实现喷射器公司公平竞争的结构问题,贸易问题不能靠政府来解决,而是要靠市场自动调节来解决,这是美国的共识。如果要依靠政府解决的话,将注定是低效的,因为政府的目标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政治任务。比方说,中国承诺要从美国购买能源,于是要投资几百亿美元建一条从美国到中国的输油管。但是问题在于,中国过去花了大笔投资建造了从俄罗斯到中国的输油管,难道要关闭那一条?在市场上,这个行为是不会发生的,这类行为之所以会发生,完全是因为政府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不惜代价,这里是因为面临巨大逆差要解决。美国方面认为,所谓结构问题就是靠美国公司自身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要从法律上保障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合法竞争权利。
  陈朝晖:中国举国体制玩弄市场,美国光伏产业尸横遍野
  陈朝晖说:”中国的举国体制和产业政策遭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这个问题很复杂,必须举个例子来说明。如今的太阳能电池产业,就是光伏产业,诞生在美国硅谷,当初研发的公司有大概30多家。中国前任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在任时,提出要产业升级,要扶持中国的光伏产业。于是,中国国企通过低价买进美国光伏产业的淘汰产品,进行大规模生产之后,在市场上以超低价格卖出。中国国企承认自己的产品比不过美国产品,但是便宜的价格大大低于美国喷射器产品。由于其性价比很高,肯定亏本。但是,通过中国政府的补贴,中国国企可以在三到五年时间内灭掉所有竞争者。实际上,我们现在看到,美国的光伏产业公司可能只剩两家了。接下来,国企再以低价从市场上购买美国最新技术和知识产权,因为这种濒临破产公司的知识产权已经不值钱了。中国国企这时就通过控制市场和提高价格的手段,把过去的亏损赚回来。这就是恶意竞争的典型例子。它滥用政府补贴,在市场起到不恰当的竞争作用,在任何国家都是非法行为。消除这个现象的根本是,大家要遵守公平游戏规则,包括政府和公司在内。这是市场经济的最基本原则。”
  胡星斗:川普贸易战打打停停,是策略也是战略
  北京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说:”这场贸易战,美国总统川普打打停停,我认为,这既是他的谈判策略也有他的战略考虑。美国要遏制中国高技术崛起,要打击中国制造2025 计划。美国对中国产品的加税项目都与这个相关联,就是基本都是高科技项目。美国认为,中国政府长期补贴其国营企业,使得美国私企无法获得公平竞争的机会。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说,要解决企业的公平竞争问题,就是这个意思。川普的做法并非简单缺乏诚信。事实上,所谓联合声明在美国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对政府也没有约束力。总之,川普另有所图,针对的是中国制造2025。”
  胡星斗:贸易失衡在结构,中国靠低利润低人权
  胡星斗说:”美国朝野都认为,要解决美中贸易失衡的结构性问题,否则就无法获得成功。这点我也同意。但是,要修改中国哪些结构问题,我的看法不同。比方说,美国出口的多数是芯片、飞机、能源和高科技产品,中国则是出口初级和劳动力密集型产品;虽然也有高科技产品出口,不过多数这类产品由合资、外资企业生产,具体数字应该是70%以上。总体来说,美国出口高端产品,中国则是低端产品。高端产品利润高,为20%左右;中国的低端利润很低,为2-5%左右。而且,中国是以环境污染、劳工、特别是农民工权益受损作为代价的。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结构性问题。如果要解决的话,应该落实在中国产品过于低端、利润过于低端,还有资源、环境和农民工权益损失的结构问题,而不是依靠一味出口的手段。”
  胡星斗:不惜代价出口创汇,自吹富裕打脸充胖
  胡星斗说:”举国体制有优点和缺点。不惜代价鼓励出口创汇的国策有很大的问题。中国人十分勤劳,他们劳动不分昼夜,忍受恶劣的生产和生活条件,居然为政府积累了上万亿多美元的国家外汇储备。国家是富裕了,到处投资、补贴还有援助。但是,国民富裕了吗?农民工富裕了吗?恐怕还没有。中国必须改变不惜代价补贴出口的做法,这已经在国际间造成恶劣影响,也引起发达国家的围堵。中国应该改变结汇制度,而且应该像日本一样,藏汇于民,藏汇于企业。日本的政府只储备了一万亿美元左右的外汇,而民间和企业拥有两三万亿美元。日本的外汇总量不比中国少,不过多数在民间。而中国民间几乎没有,都掌握在政府手中。在西方看来,中国特别富裕,甚至富得流油让人眼红。外汇集中在政府手中必然造成投资和援助方面的巨大浪费。而且,还给国际社会以错觉,好像中国太富了,其实中国根本没有富到那种程度。”Facebook承认与华为、联想分享用户资料 称本周终止合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