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东市格莱特石化设备厂
启东市格莱特石化设备厂
最新现货供应:喷射器,静态混合器,脱硫喷射器,蒸汽喷射器
·  喷射器
·  混合器
·  精密过滤器
·  气体过滤器
·  管道过滤器
·  管道用小型设备
地址江苏启东城东工业园南二路16号
电话 0513-83660619
手机 13962732112
联系人 凌海东
电子邮箱great@nt-great.com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客户服务
地头力:回到真源,原力觉醒
发布时间: 2017-10-26 19:42:00

老娘的地头力,是我原力觉醒的源头。我发现,这也是互联网时代人们原力觉醒的源头。回到真源,原力觉醒。

隐藏在人类语言基因中的母性大爱、能量和意志,一直是心理学、哲学、文学乃至社会行为的重要源头。譬如心理学家荣格就在这种人类无意识的悠久回忆中,创立了精神分析的母性阿尼玛原型研究范式,他自己也不断从母性阿尼玛原型中汲取强大的生命创造力。

荣格曾经与弗洛伊德共同创立了一个国际精神分析学会,并任第一届主席,后两人因学说产生分歧而于1912年决裂。与弗洛伊德分道扬镳以后,荣格曾经忧郁数年,“有好长时间我内心里产生了一种无所适从感……原因是我此时尚没有找到立足点”。经历过一个自我崩溃的阶段后,荣格的目标不再指向外部世界,而是开始建立内部生活的根基。荣格感觉到文字和纸张仍然不够真实,他需要一座“塔楼”来阐释发自内心的绝大多数想法和认知。

1923年塔楼第一期完成,它是在荣格的母亲去世后两个月破土动工建造的。它基本上体现了一种怀念和祭博的心理意义。荣格说:“对我而言,塔楼代表着一种母性的温热。”到1927年,荣格感到最初的塔楼已经不能表达饱所需要的一切,他又建造了一座塔一样的附属物。荣格的精神开始从母性基地中延伸出来,男性力量的图腾逐渐增强,它表现了一种融合看似不相容的对立面的努力。

荣格从母性阿尼玛原型出发,拓展出“集体无意识”的心理体系,后来在老子那里获得了深深的共鸣。荣格说:“智慧老子的原型所洞察的是永恒的真理,是可以看到并真切地体验到的价值与无价值……我对于我自己越是感弱不确定,越是有一种内在生发的,与所有的存在均有联系的感觉。事实上,似乎那长期以来使我脱离于世界的疏离感,已经转化为我内在的世界,同时展现给我一个意外而新颖的我自己。”

在《荣格自传:回忆·梦·恩考》最后一页,荣格援引老子的话:“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鼹兮若无止。众人皆有以,我独顽似鄙。我独异于入,而贵食母。”这个体验表明。荣格跟随老子,从自己母亲的原型,拓展为养育万物的母亲。他已经迷人了连接天地万物的境界,具有了万物一体之仁。

心理史学家加德纳.墨菲一针见血地评论:荣格与弗洛伊德一样都是富有不同使命的先知。弗洛伊德没有阿尼玛原型,他看到浩瀚的力量横扫一切,人世间只能略做些敷衍塞责的抗议。而拥有阿尼玛原型的荣格,却是一位通往极富挑战性的世界的向导。在荣格看来,“有不断扩大的领域,容许同那庄严和那神圣的东西进行直接的接触,有一种患者和医生都甘愿接受的鼓励,自由无碍地朝着神秘追求的方向运动。”在荣格那里,人类与宇宙万物是和谐一致的,或称“天人合一”。

我心中也有一个阿尼玛原型——老娘的地头力。老娘是我通向觉性的桥梁,是我潜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她在不断拉抻着我的心性,塑造着我的人格。地头力已经从老娘的慈爱温润,发展为包含雄性毅勇的张力。老娘的口头禅里,蕴含着开启中国人生命之门的密钥。

“哪有那么多顺心事?自己把它拨拉过来,头拱地做好就是了!”随着语境变化,老娘有时会说:“哪有那么多顺心的事?哪有那么多说道?自己把它拨拉过来,头拱地做好就是了!”“哪有那么多说道?头拱地做好就是了!”为了简洁起见,我就用第一个说法。在老娘的众多口头禅中,我最喜爱这句话。

这句话很有画面感。每每触碰到这句话,都会有电闪雷鸣般的感受。我不仅被这句话的豁达、豪迈、担当打动,更为其间无穷的知性和灵性魅力所陶醉。这句话透露着中国人生生不息的密码:哪有那么多说道!头拱地往前走!慢慢走,每一步都在改变,每一步都是一个新天地!天长日久,我所碰到的无数难题,都可以在这句话中找到解脱方法。

人们太过急切地想成功,拼命踮着脚往高处攀,就是不想用脚后跟着地,生怕一味地站稳了就失去了机会;太多的人走捷径,三步变一步拼命去冲刺,这样哪里可以持续和经久?“企者不立,跨者不行。”想站稳当了,想步伐坚实,就必须脚后跟着地。必须一步是一步,这才是接地气。这个道理简单人们却难以恪守,为什么?这是由极速成功的欲望造成的喷射器

“头拱地”需要有原力觉醒,也是原力觉醒之道。李子荣老师说:“头拱地不就是‘头踏实地’吗?头踏实地可不容易。那是一个人真正地放下自己,真正柔弱谦下,而又不放弃自己的追求和目标。”这是头拱地的一个重点,即放下你的身段和万千思维,用你的心、你的灵性、你的智慧、你的潜能,全然聚焦当下地头发力。

“头拱地”在说“地头”。在农业时代,地头就是田问地头,就是农民干活的现场;在工业时代,地头蜕变为岗位或工作现场,泛指知识工人和体力工人工作的空阀;在互联网时代,地头更富有变化,每一个时空交汇的节点都是工作现场,都是发力的地头。远隔万里可能瞬间连接,这就进一步模糊了工作现场和岗位的地域色彩。视频、音像、文字、电话、短信、微信、微博、指令、意识、意念等,都可以随时在特定时空交汇点参与事件的进程。

地头的适应性很强。在今天移动互联时代,每一个时空交汇的节点都是地头。地头一刻接一刻地变化,本真一刻接一刻地变异,致知一刻接一刻地跃迁。这一切都取决于那个时空交汇点的地头。

“头拱地”在说地头发力,就是向当下要力量。地头力,被拓展成为现代公司员工的一种在岗位现场瞬间反应的能力,一种不断澄清、明确和强化的个人与整体之阔的共融力,一种从零开始的思维突破能力,一种对现地、现时、现物出绝活的能力。

头拱地,是一种脚踏实地、聚精会神、扎实做事、坚韧不拔的精神;地头力,就是向当下要力量,头拱地拿出绝活。

老娘说:“哪有那么多顺心事?自己把它拨拉过来,头拱地做好就是了。”从中可提炼出6个字,构成地头力的三个核心品质:喜爱、专注、做好。

用一个公式表示:

地头力=愿景(喜爱)X专注(精诚)X做好(绝活)

地头力的第一个层次,是一个人聚精会神头拱地的有效行为。地头

力的“本”,是“头拱地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的头拱地精神;地头力的“形”,是一种行为,即脚踏实地、不自满、不浮躁、贴贴切切地做人,扎扎实实地做事;地头力的“靶”,是向当下地头要力量的有效性绝活。地头力与原力对应,头拱地精神与心性对应。

地头力在可描述、可测量的同时,也具备了相当程度的不确定的生成性。在大多数情况下,地头力效能取决于主体个人意志的强弱及其与场域的互动式合作。个人意志和做法是否能够与外在场域有真正合作式的互动,取决于复杂的内外场域能量的转换。这就是不确定性的由来。

地头力核心的逻辑是“喜爱、专注、做好”三个品质的生成与转化。喜爱、专注、做好。是地头力的三个基本品质。

这三个做人做事的大道品质内涵极其丰富。喜爱,是初心,是发愿,是原力,是心态,也是立志,是你做一件事的愿力或目标;专注,是做一件事聚精会神的过程,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做好,也就是时时处处做事要有与众不同的绝活。绝活既是一个过程的结束,又是一个过程的开始,不然就成不了绝活。从发愿到过程再到绝活,这是一个闭环,循环往复,地头力就会越来越强大。

“拨拉”这个词含义很丰富。这个简单的“拨拉”,背后是一系列意识转换。人的意识一变,所有的问题就都发生了变化。现实中,只要你想做一件事,就会有1000个困难压向你,就会有1000个苦恼让你灰心丧气。需要你做的事很多也很简单,首先就是必须把那些不得不傲的苦事、倒霉事,变成你喜爱做的事!

只有全心全意喜爱做,你才会调动起你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和潜意识能量。压力困难都喜爱,这满溢着老娘的灵性智慧。一如稻盛和夫所说:“对工作倾注爱很重要,如果你能喜爱自己的工作,喜爱自己制造的产品,当问题发生时,你就不会茫然不知所措,而是一定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

现代脑科学、超验心理学、宇宙物理学、量子理论等,都揭示了万事万物中存在的一种熊量榴乘的奇特运算方式。爱因斯坦在留给未谋面的女JL 1400封信中揭示了E=mc2的终极含义,即宇宙能量等于宇宙物质总质量与光速平方相乘,而这个相乘的运算过程,就是爱发挥作用的过程。

在我们的地头力公式中,乘号也是爱的能量发挥作用的标识。那是对地球上万千生灵的一种深深的敬畏和不计代价的付出。有了万物一体之仁的爱,地头力公式强大无比。 祥儿:第一个撞醒我原力的人生导师